语言/ Language
  • 英文版本
 
您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集团新闻
行业新闻
侨兴人
高层报道

至美今生的婉约

发布时间:2008-12-19      点击次数: 2476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茗味
    午后,阳光金灿。素衣如雪,静默在窗前。窗外,满目绿意,叶片摇曳得时光缓缓流淌。偶一抬头,天光云影。
    有个著名的对话录,柏拉图曾问他的老师苏格拉底,“什么是爱情?”苏说,“你去麦田,摘一株最大最金黄的麦穗回来,只能一路向前走,不能回头。”
    日落西斜,柏拉图空手而回。苏问,“为什么连一株都采不到?”柏拉图说,“我一路向前走,我一直认为前面一定还会有更大、更好的,及走到尽头时才发现,最好的其实已经错过了。”苏说,“那么,还需要我解释什么是爱情吗?”
    柏再问,“什么是婚姻呢?”苏说,“你去森林采一株最大、最茂盛、适合家里作圣诞装饰用的树,只能向前走,不能回头。”这一次,柏抱回来一株不太好不太差、普普通通的树。苏问,“为什么是这样的?”柏说,“我走过一大半、已将望到森林尽头的时候,我担心再次空手而回、担心走到尽头而没有更好的树,所以,只好就近挑了一株。”苏说,“是了,这就是婚姻了。”
    这当然是悲观论的解释。
    但是,得到幸福的人不少,错过的人则更多。据说,是百分之十的人在享受百分之九十的人的幸福。
    相遇,象概率无限趋向于零的两次随机取样。有的因为道路、方向而错过,她南辕你北辙;有的因为时间而错过,太早,还不懂得善待和包容;或者太迟,她身边已有了十指紧扣的人。有的因为距离而错过,太远,两条轨迹永没有交集;或者太近,看不到他身上折射的光辉。
    有的时候,时间、地点、人物都对了,可能仅仅是因为你那时心情不太好、工作不太顺、状态不太佳,懒得抬手拨几个号,厌烦整装赴个会。于是,还是错过了。
    总是千帆过尽,才会参透:即便是你有足够的真诚、有足够的灵犀,也还是需要太多的变数来成全。太阳眨一下眼,所有的结局就已经改变。一个转身的时间,一个肩膀的距离,这一生也就此错过。
    而更多的时候,相遇的时间、地点、人物都对了,甚至道具、布景、连出场的起板都配合得恰到好处,可是因为一点矜持、一点犹豫,依然错过。
    一生就此错过,我们一路风雨兼程、马不停蹄地错过。
    世事看得剔透,却诸般不露痕迹,只淡然一笑,面容清素如风。
    偶尔疼痛,一点点涨起泪意,象涨满一生的悲欢。偶尔心碎,在时光的长河里渐行渐远。用沉静的心情沉淀温情与过往,仿如小小细致的花,香的幽幽逼人,用花心的一点精魂,尽力散射着光芒,久久低徊缭绕。
    夕阳西下,浅浅吟唱,西风吹凉,轻舞飞扬。
    黄昏,静谧而祥和。沉静地伫立,目光清明,心静如水。
    水晶瓶里插着百合,芬芳袭人,微笑在被晚霞映红的脸上流动。
    一些只言片语的记忆,勾勒出一张淡淡发黄的旧照片,慢慢描深,无边无际。
    一个脸庞,一阵气息,一个抬手,一个转身,一个笑意。一杯清茶,一柱禅香,一丛花树,一扇窗棂,一纸墨迹。一瞥妩媚的眼风,轻盈飘忽,仿佛弱不胜力,一搅就碎,弥漫成一团姹紫嫣红。
    一生的至美在眉间静静漾开,逸散在跳畅的光影、沁人的芬芳中。
    地平线吸尽了天边所有的红色余烬,月光轻轻打在窗棂,细碎的星光在夜色中闪闪发亮。眸子里飞出无数晶莹的小花,唇边浮起一抹浅笑。
    落满时间尘埃的岁月,仍无比清澈,温暖的背景里点燃着星光,指尖轻轻碰去,碎成满天霓虹。
    清夜无尘,一种情怀浓浓淡淡自心底流出一线亮丽的小溪,浪漫而精致……


打印 |   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