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/ Language
  • 英文版本
 
您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集团新闻
行业新闻
侨兴人
高层报道

山花烂漫

发布时间:2008-12-19      点击次数: 2438
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李朝阳
    面包车行进在巅簸的山路上,琼回头看着那面国旗飘扬下熟悉的校园,在她天天经过的木楼边,孩子们探出头目送着车远去。
    手机响了,琼打开看见了一条短信:“亲爱的老师,我是您那个调皮的学生陈正发,听说您要走了,昨夜我用爸爸的手机给你写了这封信。您将到一个新的环境,面对新的学生,我们真的舍不得您,到现在才发现您对我们的好……”。泪水从琼的脸庞流下来。
    琼从师范毕业就被分配在生养她的山村任教,弹指间已有十个年头,回想起十年来的辛酸,琼有时难免也对教师这个崇高的职业心存余悸。的确,教师是个清贫的职业,没有丰厚的福利,没有机会游山玩水,更没有时尚与前卫。她和众多的教师一样头顶着“人类灵魂工程师”的称谓,用一颗寂寞的心与学生为伴,与校园为伴。尤其是乡村教师,在看不到城市霓虹、听不到车鸣人潮的山村里,一盏孤灯点亮对事业的执著,一束远望牵引对家的眷盼。
    琼也一样,自从嫁给我这个住在小城郊区沾点城市汽汽的男人后,便过起了两地分居的日子,那种寂寥与无奈让她很多时候都会对我撒气,说当老师累,收入少,吃清穿淡,还要为人师表,不然别人会说你误人子弟。每次听到她唠叨这些,我知道都是工作太累造成的思想反常。我也只好有报之一笑,给她一两句鼓励。
    其实琼很爱她的职业的,有好多次向我讲起她的学生,脸上泛起彩虹足以证明,特别是对某个调皮学生转化为优生,她会声会色地给我说着那些有趣的情节,因此,琼也在辛苦中感到一丝满足。今年十月,上级突然下文让琼到另一所村小担任教务主任。临走的那天下午,琼依然拿着教案走进教室准备给孩子们上最后一堂课时,她看到了满教室的山花五颜六色地开放在她眼中,平时那一个个调皮捣蛋的孩子们此刻都深情地看着她,就在那种情况下,琼用双手轻轻抹去黑板上孩子们粉红的祝福,含泪上完40分钟的课,给了孩子们最美的希望后一个人踏上了新的征程。
    是的,我们很多时候对我们所拥有的种种幸福不挂于心,盲目地将目光延伸另一种方向,却忽略了属于自己心灵的那份欣慰。就象当教师的琼,平时面对孩子们学习成绩倒退,面对孩子们不听话的神态,面对教育改革的紧迫,她也曾想过放弃,想过逃避,想过这样的山娃们会对她的付出有多少理解呢?但当她在教师节收到一张张由树叶、木棒、野草做成的贺卡时,在为毕业生们打开希望之门,看到那一汪汪感激的泪水的时候,当自己因工作需要离开学生们,那一条条短信飞进她心灵时,琼才发现,山里的孩子是有感情的,他们的感情单调而纯朴,真实而透明。他们对老师的尊重和爱戴不在平时的课前课后,而在他们幼小的心里珍藏着,一到释放之时,便如开闸之渠,不可阻挡。
    生命中有好多细小的感动。亲情的、爱情的、友情的,如轻风一缕,如温雨一滴,让你不经意间,已找到前进理由。琼也就是在这点点滴滴的感动中,一次次为自己加油,她知道山村的孩子们希望她能象一朵山花一样,永远开放在校园里,开放在他们成长的心里。


打印 |   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