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/ Language
  • 英文版本
 
您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集团新闻
行业新闻
侨兴人
高层报道

戒毒

发布时间:2008-12-17      点击次数: 2131



吸大麻前她是个挺不错的摇滚乐手,是朋友小三坑害了她。
  朋友小三手里拿着一支烟,对着满桌子的人说,你们,你们谁敢把它吸了,我就立即围着饭桌倒走三圈。小三好大喜功,人也长得漂亮,她经常凭着她的漂亮对别人发号施令。
  事实上这也不关她什么事,她和小三不过才认识三天。小三是阿王破格录取的新乐手,本来是说好了不要太轻佻的,但是阿王那天鬼迷心窍,违反了约定,眼皮一耷拉就要了。
  小三手里拿着那支烟炫耀时,她正在同阿王喝酒。她很爱阿王,只是苦于阿王没有回应,她就不好让自己太掉派。现在看着小三如此张狂,她把这视为冲自己来的,她的怒火不由骤然而生,她非要看看小三如何倒着走路。
  小三看着她大口大口把烟吸完后愣在了那里,说实在的,她不太愿意倒着走路,她不过是想出出风头,让大家看看自己的标新立异。没想到,她遇到了一个胆大包天的对手。
  而她却没有半点饶过小三的意思,她就站在那里,眼盯着小三让她付诸行动。小三知道躲不过,就犹犹豫豫勉勉强强用两只手当腿,围着饭桌把三圈走了下来,其间她的裙子像一把伞一样垂了下来,露出雪白的三角裤头,吸引了一圈人的目光。
  小三做完这个动作,脸红红地站了起来。小三没说一句话,她在想怎么才能把面子赚回来。
  阿王知道她也开始吸毒时,非常懊恼,给了她一记耳光,之后把小三开除了。但是开除小三也没能挡住她吸毒,她开始变卖衣物和首饰。一年之后她一贫如洗,吃饭都得阿王接济。
  这天她找到阿王,她说,借我点儿钱。阿王盯着她看了好半天,然后,一字一板地说,我们结婚吧。
  她很震惊,她能看出阿王是真心的,她哭着说,我已经是废人了。
  阿王说,不要紧,我们从头来。
  阿王说到做到,一周后真的和她结婚了。她想给阿王买一套四千元的意大利品牌西服,阿王谢绝了。阿王说,留着你吸烟吧。她一冲动,说,我戒,我肯定戒。阿王看着她没说话。
  婚后,两个人的日子过得很好,两个人挣钱,一个人花销,当然主要是为她购买毒品。不过阿王有个规定,必须把烟换成白粉,由阿王每天给她定量放入水杯,她自己不得多吃一点儿。这样果然经济合理,她一天的演出不再像有病似的打不起精神了。
  日子有规律地行进着,生活产生了习惯和磁力,每天早晨他们照样履行着仪式,由阿王给她发放适量的毒品,倒入杯中的白粉就像一朵深情的浪花,翻卷着进入她的肺腑,她满足而幸福,就越发爱阿王。
  一天,她看到阿王牛仔裤的后屁股上磨了一个洞,这是阿王常年坐着打架子鼓磨出来的,她这才想起阿王有很久没添置新衣服了。阿王也瘦了,脸明显不如从前白胖。如果在人群里想找到阿王,就得先找他那一头浓密的长发,再找那张有棱有角的醒目的脸。
  于是她很内疚,她偷偷地四处联系戒毒所,想把毒瘾戒了。
  这天,她终于联系好了一个,这是一家边远的外省戒毒所,条件不算优越,她选择它是想离阿王远一点,她知道戒起毒来会很痛苦,她怕自己支持不住会中途回来见阿王。
  收拾行装那天,她泪水涟涟,给阿王留了一张条子,说她很爱他,越爱越不能拖累他,她想把自己变成一个全新的人,再回来见他。
  她把写好的条子放在桌子上,想想又不放心,怕被风吹走了,于是她就伸手从桌子的另一边取一个本子,她想用本子把它压好,既显眼又不致于被风吹跑。可是当她拿起那深蓝色窄条日记本时,她发现它的下面已压着一张条子,字迹是阿王的。
  条子上面写道:你已经成功戒毒一百天了,我只给你喝了五十天逐渐减量的白粉,从第五十一天起,我给你喝的都是溶着高钙片的白开水。祝贺你!
  她拿着条子的手哆嗦成一团,心咚咚地跳着,她把条子贴在胸口放声大哭起来。她哭得很动情很纯粹也很放肆,哭声越来越高,分不清是F调还是C调,每一次拔高都不亚于她演出摇滚最动情的时刻。


打印 |    关闭