语言/ Language
  • 英文版本
 
您的位置:首页新闻中心

新闻中心

News Center
集团新闻
行业新闻
侨兴人
高层报道

记忆中的夏天

发布时间:2008-12-30      点击次数: 2898



天气渐渐热了起来,记忆也就活了。冬天再冷,也不会有很多回忆,因为冬天毕竟是短暂的。而夏天,会在春天刚刚开始,直到秋天快要结束,都会一直陪在我们的身边,填充着你能触及到的每一个角落。
  当你开始脱掉毛衣外套穿上T恤,当你开始感觉到水的凉爽风的舒畅,当太阳光早就挂在天空,当黑漆漆的黑幕布满亮晶晶的星星,当可以看见很多漂亮的女生穿上五颜六色的裙子,当你可以穿上背心在篮球场上飞奔,当你边擦着汗水边大口大口地喝着冰爽的可乐,当你吃完了冰淇淋后添着嘴唇,当被你溅起的水花在夕阳下闪着七彩的光芒,夏天消悄地如约而至。
  南方人不懂得北方人对冰冷的感受,但北方人也不会有南方人对夏天的记忆。我的汗水不会在冰雪中凝结,只有我的泪水在炎炎的烈日下还未滑过脸庞就已经被蒸发;我的笑容不会在冷冷的空气里僵硬,只有我的快乐会在热腾腾的空气中散开,消失在这个小小星球。
  记得小的时候,胖嘟嘟的我总喜欢屁颠屁颠地跟着妈妈去买冰棍,而妈妈有一次走快了一点,跟不上的我以为妈妈不给我买了,脾气一来,一屁股坐了下来,开始边哭边在地上打滚,只穿个裤衩的我在被晒得滚烫的地板上滚得甚欢,居然把后来妈妈怎么把我解决的都忘记了,只记得我的泪水滴在地上,瞬间就没有了。
  后来渐渐长大了,开始读圣贤书了。脾气也就不再这么倔了。更多的是躺在竹床上,望着浩瀚的星空,听妈妈说从外婆那学来的吓人的鬼故事,或者跟着爸爸咿呀咿呀地学着他懂得极其简单的几个语文单词。不过到了白天,就好玩了。可以提个水桶叫上几个小伙伴来到小河边钓龙虾,晚上家里的餐桌上又多了一道美味。或是找个竹竿,悄悄地解开别人的竹排,在青山绿水里放排而行,找到一处可以洗澡的地方,就纷纷跳下水去。但那时的我不会游泳(妈妈给我算过命,说我禁水),只能坐在竹排上用小脚丫子打打水,凉爽一下。
  那些都是童年的事情了,上初中的第一个夏天拿了个全年级第一名后,便不是在老师家补习奥数就是在家里复习英语。而那些日子都和那些所学的知识留在了那里,带不走,也不想带走。因为中考后,我被省重点医校录取,学的内容都是医学专业的。或许是医疗器械的昴贵,我的学费比一般学校贵一倍之多。而父母还是把我送到了学校,然后我知道了,这个夏天,有人流的汗水会更多。
  临近毕业的那个夏天,我已在骨科医院实习了。晚上因为实在无法入睡,就集体拿着草席倒在了操场上,睡不着就聊天。那时对小医院不屑一顾,只想进市立医院,我们一起看着满天的星星,畅说着美好的将来。说累了就都进入了梦乡,等睁开眼睛已经是朝阳东升蓝天白云了。
  2000年的夏天,我终于毕业了,然而事与愿违。满怀信心能进市中医院大展身手的我,却被医院需重建要交6万元的援建费而拒之门外。那个郁闷的夏天过后,我的头上出现了白发。
    第二年的夏天,为了生计,我已走上打工的道路。先后做过普工、清洁工、摆过水果摊。清楚的记得那个初夏,进了一批杨梅,白天未卖完,要是到第二天就会烂掉。我提着两篮就向路边的大排档推销,心情糟糕透了。因为穿梭在各个餐桌边除了我就是那提着旧吉他卖唱的小姑娘。于是我开始每天拼命的干活,以至于晚上倒床便睡,不愿有时间想起曾经的优异成绩、曾经的豪情壮志、还有曾经的满腔热血。
  后来,再后来,我就来到了现在工作的城市,开始把汗水洒在这片土地上,直到现在。
  有人说,当你回忆太多,你就已经开始老了。我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老了,但我现在喜欢回忆,或许自己想通了,酸甜苦辣都是人生要品尝的一部分。现在转过头去,站成回望的姿势,然后狠狠地把头扭过来,挺起胸脯,在阳光里,大踏步地朝前走着,因为又一个夏天要来了,有的剧目要谢下来了,而有的故事也要开始了。


打印 |    关闭